圖解
  新聞進行時
  “黑老大”
  劉義柏,在人前是省人大代表、婁底市人大常委會常委,暗地裡,他卻是當地赫赫有名的“黑老大”。
  發跡史
  以劉義柏為首的黃泥坳涉黑團夥,從萌芽到覆滅,歷時十年。十年中,他們從最初的打打殺殺變成了“軟暴力”。
  罪與罰
  11月14日,婁底市中院二審判決劉義柏有期徒刑23年,並處沒收財產40萬元、罰金600萬元,追繳違法所得469萬餘元。
  在人前,他光環加身:曾是省人大代表、婁底市人大常委會常委、婁底新化縣五里亭社區黨支部書記、社區主任,還住著價值千萬的別墅。
  暗地裡,他惡行纍纍:是當地赫赫有名的黑老大。
  他的手下曾圍攻警察,圍堵醫院。他曾是只要說句“都散了吧”就能“了難”的人。
  他叫劉義柏,他栽了。
  ■記者 陳昂
  12月9日上午,省公安廳在婁底新化舉行新聞發佈會,通報婁底新化“5·12”涉黑案案情,宣佈打掉了以劉義柏為首的一個黑惡勢力團夥。
  此前,婁底中院對劉義柏作出了二審判決,數罪並罰,執行有期徒刑23年,並處沒收財產40萬元、罰金600萬元,追繳違法所得469萬餘元。
  發跡

  “搶食者”
  劉義柏,婁底新化上梅鎮黃泥坳村人,生於1958年。複員後,他回到了老家,擔任新化縣燎原鄉五里亭村黨支部書記,並兼任新化縣燎原建築工程公司(下稱:燎原公司)經理。
  “劉接任燎原公司經理時,當時公司效益並不好。”辦案民警告訴三湘都市報記者,燎原鄉(現上梅鎮)地處新化郊區,毗鄰火車站,因城市發展需要,面臨拆遷改造。當時,“劉義柏叫囂:‘這裡的項目只能燎原做!’”
  1996年5月,金飛華以新化縣三公司名義承包了新化電務段坪口綜合樓工程,因未掛靠燎原公司,壞了“規矩”,劉義柏立馬組織人員阻工,迫使其中途退出。
  此後,新化縣繁華地段的金穗賓館拍賣。劉義柏利用其影響力,將價值800多萬元的新化第一高樓以300萬元的低價買入,改建成了新化縣數一數二的醫院——金穗醫院。
  幾經操作,劉義柏控制了包括金穗醫院、燎原公司等在內的5家企業,積累了雄厚的資本。
  “義總”
  為擴大影響,劉義柏還積極謀求“光環”。1997年起,他先後當選縣、市、省級人大代表。
  2005年10月,五里亭村與黃泥坳村合併成五里亭社區,劉義柏又擔任了黨支部書記兼社區主任。
  同年,新化縣公安局集中打擊犯罪團夥,抓獲20餘人,其中包括劉義柏弟弟、劉景柏的兒子劉武。事後,劉義柏四處活動,以致劉武2007年2月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後,並未收監執行。
  “劉武事件”為劉義柏在黃泥坳“江湖立威”,熟識劉的人開始稱其“義滿”、“義總”或“義哥”。
  橫行

  圍攻民警
  2004年12月3日晚8時許,上梅鎮黃泥坳學校抓獲一名偷書賊,上梅派出所一副所長帶領三名民警駕駛警車趕到現場。
  警方正欲帶離嫌疑人到派出所處理時,意外發生。家住小學對面的劉武聲稱“警察要放人”,煽動圍觀者圍住警車,此後,還與隨後到來的團夥成員打砸警車。
  雖然增援民警隨後趕到,但終因人數過少無果。無奈,警方找到劉義柏。劉趕到現場說了句“都散了吧”,所有人隨即離開。
  此時,民警已被困3個多小時,警車嚴重受損。
  武力“了難”
  2009年6月,劉義柏得知古台山金礦的城區股東與劉某等股東有矛盾,政府、法院多次處理未果,他主動提出替城區股東“搞服”劉某。
  政府部門組織調處時,劉義柏派劉智斌、黃喜林帶領劉利平等十餘名手下現場站場,劉某聞風而躲。之後,劉義柏組織劉智斌、黃喜林等人一起開會,準備武力征服古台山。他對外揚言,“組織了500人,要放倒劉某,踏平古台山!”
  聽聞此事,劉某連夜逃至廣西等地躲藏,最終被迫屈服。
  打砸醫院
  2010年5月12日,黃泥坳村村民吳某在新化縣人民醫院剖腹產後病情突發,搶救無效死亡。死者丈夫劉某為院方多賠錢,請劉義柏手下的“頭號馬仔”劉利平等人出面,到醫院停屍鬧事。
  辦案民警說,新化縣人民醫院與劉義柏控制的金穗醫院屬競爭關係,且金穗醫院前不久有病人非正常死亡致聲譽一落千丈,劉義柏便打算“趁這機會搞一下”。
  5月14日凌晨,新化縣政法委決定組織百餘名民警將屍體搬離病房。執法民警剛到二樓,就遭到大批馬仔與死者親屬等人用磚頭、木棒等物襲擊,部分民警受傷。
  事態緊急,上梅鎮領導請求劉義柏前往平息。劉首先要求民警撤離,並保證不追究鬧事者責任,才表態去做工作。
  待公安民警撤離後,劉義柏說了一句“都走算了”。不到5分鐘,在場一干人全部走凈。
  此次事件,縣人民醫院八病室被迫停業10天,損失18萬餘元。
  事發

  被判23年:“義總”栽了
  2010年5月20日,新化警方對打砸醫院事件立案偵查。省公安廳、婁底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分別對此案作出批示,要求嚴厲查處。8月30日,婁底市公安局異地用警,抽調50名民警組建“5·12”專案組。
  同年9月,新化警方發現劉義柏系該黑惡勢力團夥的頭目,但他當時系省人大代表,身份特殊。
  2011年8月14日,劉義柏在賓館賭博時被捕。次日,新化縣紀委常委會決定對劉義柏採取“兩規”。
  2013年6月9日,劉義柏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團夥被一審宣判,僅判決書就長達542頁。劉義柏被判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等13項罪名,執行有期徒刑25年,並處沒收財產40萬元、罰金745萬元,追繳違法所得570.3萬元。其餘27名團夥成員均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罪名判處3年到25年有期徒刑。全案共沒收犯罪所得及收益730.8萬元,罰金1112.4萬餘元。
  一審判決後,劉義柏等涉黑人員不服判決上訴。
  2014年11月14日,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二審,仍以涉黑等罪判決劉義柏有期徒刑23年,並處沒收財產40萬元、罰金600萬元,追繳違法所得469萬餘元。
  幕後

  住黃金地段千萬別墅
  在新化縣火車站旁的黃金地段,有一棟占地近2畝的別墅。大理石製成的“凱旋門式大門”高近10米,上書“紫園”兩個大字。園內空地栽滿銀杏等名貴樹種,屋內傢具大多為紅木製成。
  這是劉義柏曾經的家。“光這棟別墅價值就近1000萬元。”辦案民警說。
  分股份籠絡“血親骨幹”
  辦案民警說,劉義柏涉黑團夥是典型的家族式管理,平均文化程度僅為初中,但凝聚力強。
  組織里的二層骨幹均為劉義柏血親,如親信司機黃喜林是其外甥;獲刑的團夥骨幹中,有7人為其親屬。
  此前,為籠絡人心,劉義柏有意識地將控制公司的股份分給團夥成員。
  該團夥成員中一人名叫劉智斌,父輩與劉義柏素有仇怨。劉智斌的前女友漂亮,但因劉智斌家境不佳而分手。一個偶然的機會,劉智斌結識了劉義柏的侄女,隨即展開追求。雙方結婚後,劉義柏仍未重用劉智斌,劉智斌便放棄休息賣力表現,終於贏得認同,成為骨幹。
  情婦假結婚為他生女
  “劉義柏有一名情婦。”辦案民警說,該女子好賭,比劉義柏年輕十多歲。她與劉義柏在一起後,雙方十分想要個孩子。於是,女子找到同村一名單身漢“結婚”,為劉生下一個女兒。此後,劉還在長沙專門給該女子置辦房產。
  發跡史

  橫行十年:“土皇帝”,“軟暴力”
  劉義柏為首的黃泥坳涉黑犯罪團夥,從萌芽到覆滅,歷時十年。
  十年中,他們從最初的打打殺殺爭奪地盤,漸變為一個人數眾多、組織嚴密、通過系列有組織犯罪在一定區域和行業內形成非法控制並造成重大影響和心理強制、具有一定經濟實力的黑社會性質組織。
  “最猖獗時,他們就像黃泥坳的‘土皇帝’。當地的大小事都是他們處理,民警出現就會被圍攻。”辦案民警說。該組織發展到中後期,其犯罪行為除具有一定暴力性外,更多的是使用“軟暴力”來進行心理強制和形成非法控制,這使許多違法犯罪行為更加隱蔽,甚至讓許多違法犯罪行為披上了貌似合法的外衣,使受害人告狀無門。
創作者介紹

台東租屋

zz99zzca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